当前位置: > 小品剧本 > 新葡京8455 新匍京娱乐场网站 日本女优现场发牌

匍京娱乐场有上线吗 葡京新pj33185.com

时间:2019-07-17    点击:
    人物:毛毛 叔叔
      地点:叔叔家里
      
      毛:[手拿玩具,看见窗户没关,把它关上,想了想又爬进去,屋里没人,到处乱看,把录音机开
       了,就跳舞]
      叔:[正要开门,听见屋里有声音]
      毛:[听见门外有声音,就躲到桌子底下]
      叔:[爬窗进去,看看四周,有一个书包]
      毛:[起身,拿伞指着]不许动。
      叔:不动。
      毛:不许动啊,你是谁?
      叔:我是这家主人啊!
      毛:你胡说,干吗从窗户进来?
      叔:那您是谁啊?
      毛:我?我才是这家主人啊!
      叔:您是这家主人啊?
      毛:那可hellip;hellip;
      叔:[推开伞]那您有这家钥匙吗?恩?坐着![拿起制服]撞在枪口上了吧!
      毛:叔叔hellip;hellip;我hellip;hellip;
      叔:闭嘴![走过去关了录音机]
      毛:啊hellip;hellip;[哭]
      叔:把手举起来,两个手指头。说吧,到我们家干什么来了?
      毛:叔叔听我说,我其实就住隔壁,那hellip;hellip;我hellip;hellip;
      叔:我怎么没就见过你。
      毛:刚搬来两天,报告。我看你们家好多好看的花,进来玩一下。
      叔:我们家公园啊?
      毛:不是。
      叔:[边做菜]不是还就进来啦。
      毛:我也没拿您家什么东西,您放了我成吗?
      叔:哪那么容易啊。
      毛:那我还没吃饭呢。[哭]
      叔:没吃饭哪?
      毛:恩。
      叔:饿着!
      毛:啊hellip;hellip;[假哭,偷偷往窗外爬走,又想起去拿玩具]
      叔:干啥去啊?
      毛:啊hellip;hellip;我hellip;hellip;这hellip;hellip;
      叔:站着,站着!
      毛:啊hellip;hellip;
      叔:不许哭。
      毛:[小声]啊hellip;hellip;
      叔:还哭!
      毛:哎!你没搁油。
      叔:我hellip;hellip;我做汤。
      毛:那你还没点火呢。
      叔:你做过?要不,你做。做呀,做呀!
      毛:那好吧。
      叔:我hellip;hellip;
      毛:那您先出来。
      叔:做好了啊!
      毛:是。帮我拿一下吧。[递玩具]
      叔:把你的手洗洗。
      毛:哦。
      叔:还有你那脸。
      毛:哎!
      叔:手洗干净了啊!
      毛:是。[开水龙头洗,有桌上的毛巾擦脸]]
      叔:过来,过来![抢过毛巾,揪着领口]
      毛:啊hellip;hellip;[哭]
      叔:[帮他擦脸]这叫洗啦,跟毛抓的似的。抬头,挺可爱一孩子,放学不回家,外面瞎逗什么,出事
       杂办,恩?[用毛巾擦自己脸]叫什么?
      毛:[小声]毛毛。
      叔:大点声!
      毛:毛毛!
      叔:说清楚点,我还以为你叫我hellip;hellip;妈呢。[把毛巾放在他手上]
      毛:我才不会叫声妈呢!
      叔:怎么回事?
      毛:长这么大,没叫过人妈!
      叔:[走过来看着他]
      毛:我先做饭去。[走过去]这是你们家油吗?
      叔:恩。
      毛:哦。你们家盐和味精在哪啊?
      叔:爬窗户进来,我们家东西你还能不知道?
      毛:哦hellip;hellip;我看见啦。
      叔:我hellip;hellip;[抬饭桌过去]别烫着啊。
      毛:是。
      叔:毛毛。
      毛:恩![正在绞鸡蛋]
      叔:[走过来拿起包子]你妈呢?
      毛:我不知道,反正现在的女人才不是我妈呢。
      叔:[把包子放在饭桌上,拿起一个吃]
      毛:叔叔,汤好了。[抬了一碗过来]
      叔:我的呢?
      毛:这hellip;hellip;这是给您的!
      叔:那你呢?
      毛:我就hellip;hellip;哪个hellip;hellip;回家hellip;hellip;
      叔:再盛一碗去。
      毛:[过去盛一碗]
      叔:[又抬了一个凳子来]
      毛:[抬过来]
      叔:你不是没吃饭吗?吃吧1
      毛:哎,叔叔。[动作小的拿了一个包子]您先吃吧。
      叔:[接过来]吃吧!
      毛:[喝汤,被烫着]呃hellip;hellip;叔叔,好喝吗?
      叔:没喝呢!
      毛:您尝尝吧,我手艺不错,原来我们家的菜都是我做。
      叔:是后妈?
      毛:恩。
      叔:她不让你吃饭?
      毛:没有。
      叔:打你啦?
      毛:没有。[想哭]
      叔:对你不好虐待你啦?
      毛:也没有。[哭声]
      叔:那为什么呀?跟叔叔说。
      毛:啊hellip;hellip;她hellip;hellip;[起身]
      叔:你说话呀!
      毛:呃hellip;hellip;给我喝口汤行吗?
      叔:行![起身]
      毛:她hellip;hellip;她老管我!啊hellip;hellip;[哭]
      叔:管你都是为你好啊!
      毛:她算老几呀,她管我。
      叔:屁话![不注意摁了下录音机,响起音乐]
      毛:本来就是。
      叔:吃饭。
      毛:[坐下吃]
      叔:[拿起玩具,走过来]你不喜欢你后妈。
      毛:恩。
      叔:不喜欢你后妈管你?
      毛:恩!
      叔:那你觉得叔叔好不好啊?
      毛:好。
      叔:觉得叔叔家里好玩吗?
      毛:挺好玩的。
      叔:叔叔工作那地方更好玩,知道叔叔是干啥的吗?专门管人的。专门管那些家里管不了的,知道叔
       叔干啥吗?[做手铐样]铐hellip;hellip;给他们一人戴上一个小银镯子。你要不愿意家里管,要不,也到叔
       叔那玩玩?
      毛:[起身]叔叔,我吃饱了,我能回家了吗?
      叔:哎,吃完饭叔叔带你玩去,还可以给你戴一小银镯子。
      毛:我hellip;hellip;我要回家了,啊hellip;hellip;[去拿书包]
      叔:[拿起玩具]这个送叔叔?
      毛:[跑过去]这不行hellip;hellip;着是我hellip;hellip;那hellip;hellip;
      叔:就这么拿走啦?
      毛:我hellip;hellip;[鞠躬]
      叔:拿走吧。
      毛:谢谢叔叔。[抱在怀里]
      叔:指不定你又爬窗户来拿这个。[边喝汤]
      毛:我不会的。
      叔:难说。
      毛:其实我还觉得您挺好的呢。
      叔:是吗?[放下勺]
      毛:恩。我想hellip;hellip;以后还想找您玩,成吗?
      叔:记得下次走门。[指门]
      毛:哎![往窗户跳出去]
      叔:[起身]嗨!怎么又跳窗户?
      毛:你不是说下次走门吗?嘻hellip;hellip;
      叔:我hellip;hellip;[另起书包,跳出窗户]你hellip;hellip;站住!